欢迎您的访问!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解 >

汽车观察·独家︱独孤求知者周亮

发布时间:2019-10-19

  从柳州到北京、到南京、到洛杉矶;从重卡到轻卡、到乘用车、到新能源、到新势力;从国有企业到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到合资公司、到外资公司、到境外企业;从东风柳汽到北汽福田、到南京依维柯、到戴姆勒、到美国卡玛汽车卡玛汽车(Karma Automotive)。

  从国内一个销售主管到菲亚特汽车最高华人高管、到戴姆勒集团全球副总裁中的Level 1、也是唯一华人高管,再到卡玛汽车第一位中国籍高管、同时也是第一个在海外汽车公司担任全球CEO的中国人,周亮经历了汽车全价值产业链上的大多数环节、主导过几乎所有的汽车细分市场、驾驭过众多不同类型的公司。

  一般人可能很难不停地跨越,但周亮却屡屡驾轻就熟。北京时间8月31日,《汽车观察》对远在洛杉矶的新一任卡玛汽车首席执行官周亮进行了独家越洋专访,听其畅谈着“移动人生”的得与失、苦与乐。

  2017年12月22日这一天,卡玛汽车CEO托马斯·科科伦(Thomas Corcoran)在经历了漫长的全球搜索之后,终于正式对外宣布了他的接班人——周亮。

  “选择周亮担任卡玛汽车新一任CEO,是因为其在创建新业务、推进发展、超额完成业绩方面,拥有非凡的成功记录,我们对此印象深刻。”在托马斯·科科伦眼中,周亮是一个具有战略思考能力、做事条理化、注重结果、富有决心且非常务实的人,而更让他心动的是,周亮能够创造性地解决问题,这一点从其过往从业经历中不难看出。

  周亮是一个极具故事性的汽车人。在他身上,可以看到中国汽车走向世界六个阶段的变化缩影:第一个是买卖贸易阶段;第二个是组装/SKD/CKD阶段;第三个是海外建厂生产制造阶段;第四个是技术输出阶段;第五个是资本输出阶段;第六个是人才输出阶段。

  而周亮就是第六阶段的先行者。在此之前,大家似乎很难想象在一家美国的汽车公司竟然会选一个中国人做全球CEO,统领其全球业务。

  周亮生于汽车世家,父母都在东风柳汽工作,父亲在公司负责采购,母亲是工厂工人。在任职柳州市柳江汽车配件总厂副厂长之后,周亮独立负责建设了广西最大的锻造企业——柳州市柳江锻压厂,并任该厂厂长。

  随后,周亮来到东风柳汽,先后担任销售部部长、营销公司总经理、进出口公司总经理以及集团总经理助理。这期间,他构建了东风柳汽完整的营销系统,使其销量从1997年的6000辆上升至近3万辆。

  而触发他选择离开东风柳汽的原因是从英国留学回来之后。在他眼里,世界更大了,而柳州则更小了。“我想走出去看看外面更大的世界。”2003年5月,周亮从边陲广西来到首都,任北京欧曼重型汽车厂副厂长,开始了他的“福田辉煌”。

  “当你没有追求的时候,就会安于现状,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当你看见外面的世界,有了新的追求之后,就会希望能够上一个新的台阶,追求更遥远的梦想、更辉煌的世界。”周亮形容自己,以前是从柳州看广西、从北京看全国,现在是从洛杉矶看全球。

  2003年5月,周亮加盟北汽福田,任其欧曼重汽厂副厂长,那时福田战略新项目欧曼重卡刚刚投产一年,年产才2200辆。两个月后,周亮兼任北汽福田重卡营销公司总经理,当年就实现了1.4万辆的销售。

  在当时福田掌门人王金玉的领导和支持下,周亮让欧曼这个全新的品牌在重卡领域站住了脚,实现了福田从轻卡向重卡的转变,这对福田汽车来说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而那时的周亮正是凭借自己出色的业绩,事业平步青云,仅2004年就连跳三级:2月任职北汽福田营销公司副总经理兼重卡营销公司总经理;11月任职北汽福田营销公司常务副总经理;12月任职北汽福田总经理助理。

  周亮自认为是专为改变公司命运而生的人,每次新的任命都是要把公司从无做到有、从坏做到好、从亏损做到盈利,“我没有经历过舒适的平台,舒适的平台也不需要我,我的使命就是去不舒适的地方将其变得舒适。”加盟福田仅仅两年时间,周亮就将其重卡年销量从2003年的2200辆提升至2005年的4.5万辆,只与当时重卡行业排名第一的重汽相差不到1000辆,一个新晋品牌能在极短时间直接越升至行业第一阵营,周亮创造了业界奇迹。

  就在中国汽车出口海外第一波浪潮刚开始的时候(2005年年底),周亮任职北汽福田总经理助理兼任海外事业部总经理。期间,在去俄罗斯考察时的一件事对他触动很大。周亮看到俄罗斯工人把出口到那里的福田汽车全部拆下来重新装了一遍,就问为什么。得到的答案是:同样是这些零部件,重装之后,整个车性能堪比韩国起亚、现代及日本五十铃。周亮感到更奇怪了,又问为什么,他们的回复是:中国不是不能造好车,而是不好好造车。

  从那以后,周亮对产品质量和生产工艺进行严格把关,对品控和管理水平格外重视。“那句话我永远记得,从好好造车开始才能造好车。中国从来不缺少工匠精神,缺少的是对工匠精神的尊重。”

  2015年7月1日,48岁的周亮接任吴越俊,代表德国戴姆勒出任北京福田戴姆勒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一职,亲自主导和参与了欧曼的百万辆下线。可以说,周亮见证了福田重卡过万辆、过百万辆两段辉煌历史。2015年刚来北京福田戴姆勒时,企业亏损5亿元,到了2018年,企业盈利5亿元,周亮用短短三年时间再次创造业界扭亏为盈奇迹。

  值得一提的是,与2003年初来福田时不同,阔别十年后,周亮再次回到福田时已是戴姆勒集团全球副总裁中的唯一华人高管,更是戴姆勒集团全球副总裁中的Level 1,这样的人事任命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我也可以继续在那里很舒服地待下去,但从新技术的角度上,我看到了未来汽车的发展趋势,所以必须做出新的选择。”周亮又开始了他的新转型。

  福田往事,思绪不断。令周亮感到遗憾的是,北京福田戴姆勒由于股东双方在管理文化和合资融合方面未能实现充分的一致性,未来之路任重道远。而周亮对其新一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原戴姆勒旗下美国西星卡车(Western Star Trucks)总裁凯莉•普莱特(Kelley Platt)表示祝福,希望她能带领公司取得更好的发展。

  2018年7月25日,66岁的FCA前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因肿瘤手术并发症去世,他的一生对意大利汽车产业和全球汽车产业贡献巨大,被誉为汽车业最坚韧、最受尊敬的CEO之一。

  自上任菲亚特CEO以来,马尔乔内让菲亚特和通用“分家”,救了菲亚特;五年后,他又让菲亚特买了克莱斯勒,救了美国第三大车企,并撮合成了一个特有的总部在伦敦、注册在阿姆斯特丹、“分总部”在都灵和底特律的跨大西洋汽车集团;再到后来,他更让Jeep实现全球化。

  听到马尔乔内离世噩耗后,周亮思绪万千,因为他从北汽福田来到南京依维柯,正是受到马尔乔内的指引。“那时的我根本不想离开福田,因为福田的一切在当时来看都已经是非常成功的了。但马尔乔内专程来中国要跟我见一面,他说Mr.Zhou,我知道你的经历,但我要跟你谈一次。”

  那次面谈后,周亮久久不能平静,永远记住了马尔乔内的一段话,“在中国,你已经做得很成功了,但你要永远记住,你只知道中国的市场,你不知道全球的市场,你只知道中国的公司怎么运作,你永远不知道外国的公司怎么运作,你更不知道全球的公司怎么运作。如果你来到南京依维柯,我会在这些方面给你更多的支持和培养,因为你今后要成为一名全球的CEO,而不只是中国的CEO。”

  时至今日,周亮的梦想实现了,他已是卡玛汽车全球CEO,而且是第一个在海外汽车公司担任全球CEO的中国人。“马尔乔内对我的影响很大,他改变了我对中国汽车的看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规划。”

  记得刚担任南京依维柯总经理不久时(2007年10月,周亮代表意方,正式担任南京依椎柯总经理),在一次菲亚特内部高层会议上,外方管理层直接攻击周亮,批评中国人管理不好企业,产品质量差,甚至说中国人不懂造车,不相信中国人能够把合资公司做好。

  这时,马尔乔内站了出来,指着那几个外方副总说道,“菲亚特也不是做得最好的,你们没有资格说中国同事,中国同事没有一点比你们差。”马尔乔内的信任与支持,让周亮很是欣慰,并下定决心要用实际行动告诉外国同行,中国人一定能够管理好合资公司,也一定能够造出好车来。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与福田一样,刚接手南京依维柯时,跃进轻卡面临严重亏损,即便有了国外品牌和平台,国内企业也不知道该怎么动、也不敢动。周亮则带领南京依维柯开始了国内商用车企业第一次轻卡的全面正向研发,并且对国外技术进行了全面的消化、吸收、再创造,而这些在当时中国商用车领域都是史无前例的。

  作为南京依维柯的掌门人,周亮重新建立了公司的产品体系。以往,南京依维柯一度依靠轻客,但由于轻客市场越来越小,且面对江铃全顺的直接竞争,局面越来越不利。 2013年,江铃全顺市场份额已达到60%,而南京依维柯的轻客增速则远低于行业平均增幅。

  在这种背景下,周亮则开始全面复兴跃进轻卡,并推出了高端轻卡产品超越,在南京依维柯2013年全年销量中,轻客比重已经下降至三成,轻卡则占了大头。在周亮执掌南京依维柯七年中,公司业绩节节攀升,销量、市场占有率和利润更是在2013年创历史新高。

  “不管是企业运作水平还是产品质量,南京依维柯都日渐壮大起来。后来,那几个外方副总再见到我时,态度一下子都变了,都来向我道歉。”可让周亮感到遗憾的是,中国汽车产业特别是商用车,理应在全球市场拥有一席之地,但现在还只是数量上的第一,并没有做到品牌上的第一,“我们还有一条必经之路没有走完,那就是要打造全球可信赖的中国汽车品牌,如果这条路还没有走完,就匆匆忙忙闯世界,会留下很多后遗症。”

  周亮掌管南京依维柯期间,得到了时任上汽集团总裁、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陈虹的大力支持与鼓励,他曾多次来到南京依维柯考察工作,对那时代表外方(意大利依维柯)的周亮寄予了充分的信任,更是高度认可了周亮主导的公司产品规划和发展战略,这无疑给周亮提供了更加广泛的运作空间,对此,周亮至今回想起来仍是报以感激之情。

  对中国汽车消费者来说,卡玛汽车可能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品牌,但其实它比特斯拉还有“料”。

  2012年,特斯拉Model S作为一款豪华电动轿车横空出世,与传统高档轿车竞争高下,但并没有立即加冕为王,因为那时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Fisker Karma,这是全球首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运动轿车,于2011年正式亮相。从时间上来看,Fisker Karma比特斯拉Model S投放得更早,是特斯拉Model S原始竞争对手。

  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非常欣赏卡玛汽车,认为卡玛汽车是世界电动车的先驱,他的儿子还专门购买了一辆卡玛汽车。就连影星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o)也拥有一辆卡玛汽车,这位奥斯卡影帝不仅是卡玛汽车的品牌大使,还是一名投资者。后来,随着明星效应的逐渐放大,《速度与激情》男主角泰瑞斯·吉布森(Tyrese Gibson)和格莱美音乐奖得主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也都是卡玛汽车的拥有者。

  遗憾的是,飓风“桑迪”导致洪水淹没了一个拥有几百辆卡玛汽车的加玛斯停车场以及一家电池供应商,到了2013年11月,菲斯克汽车公司宣布破产,而能力越来越强的特斯拉则成为了电动车市场的胜利者。

  2014年2月,中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万向集团以1.5亿美元收购了菲斯克汽车全部知识产权和资产,包括位于美国特拉华州的制造工厂。2015年10月,卡玛汽车全新复活,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科斯塔梅萨。

  2017年,卡玛汽车向客户交付第一款轿车——Karma Revero。据悉,卡玛汽车此次卷土重来,设计创意来自世界著名汽车设计师亨里克·菲斯克(Henrik Fisker),其作品有阿斯顿·马丁V8、宝马Z8等。

  有关产品定位,周亮给出的答案是:卡玛汽车并不是一个大众车辆,而是一个超豪华新能源汽车品牌,对标车型是阿斯顿·马丁、迈凯伦、布加迪、法拉利等。2018款Karma Revero售价13万美元~14万元美(约合人民币84.5万元~91万元)。

  与此同时,卡玛汽车运行空间锁定在传统豪华和新豪华之间,虽然超豪华车生存空间有限,但卡玛汽车追求的是技术制高点、品牌制高点、生活方式制高点、高端定制制高点。阿斯顿·马丁、迈凯伦、布加迪、法拉利是传统豪华,讲究的是内饰上的奢华;特斯拉是新豪华,讲究的是科技含量上的创新。而卡玛汽车两者兼具,并具备生产超豪华车的完整产业链和工厂。此外,与特斯拉不同,特斯拉是纯电动,卡玛汽车目前是混动,但随着未来趋势的发展,卡玛汽车目前也正在开发全新的纯电动平台。

  有关品牌定位,周亮给出的诠释是:卡玛汽车是一个生长于美国加州的全球汽车品牌,并不是中国品牌,但却是中国资本,由万向集团100%控股,并计划于2020年~2021年在美国上市。实际上,万向集团走了一条与国内企业不同的路。首先,卡玛汽车只有万向集团一个大股东。其次,中国品牌汽车很难进入美国市场,而卡玛汽车能够通过美国加州严格的排放与安全标准,并能在此批量生产和销售,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卡玛汽车已经做到了国内车企无法做到的事情。再者,卡玛汽车不是停留在PPT上,也不是来圈钱的,而是扎扎实实地在做技术、做产品。

  更重要的是,卡玛汽车的主战场不在中国,而在欧美,以美国为原点面向全球。有关进入中国的时间表,周亮给出的判断是:短期内不会有大动作,但明年会在上海车展进行产品展示。目前,卡玛汽车目前只关注欧美市场,等在美国市场取得成功了,再来中国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不久前,周亮在美国得到了一个荣誉——最佳外资公司奖。从中国方面来讲,周亮代表的是一家外国公司;但从美国方面讲,周亮也代表着外资公司,因为卡玛汽车是中国资本100%控股,所以在美国被认为是外企。

  更具戏剧性的是,不管是以往的南京依维柯还是北京福田戴姆勒,周亮都曾是合资公司的外方代表。在南京依维柯,周亮代表意大利依维柯;在北京福田戴姆勒,周亮代表德国戴姆勒。是历史的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应该说是环境造就的结果,因为在那个时间段,刚好是所有的外资企业都想进入中国市场,外籍领导虽具有全球化的运作经验,但对中国本土化的运作经验却很少,为使企业利益最大化,他们选择了我作为外方代表。”周亮坦言,代表外方与代表中方肯定会有所差别,关键看有没有把自己的管理思维调整至股东利益最大化,如果始终打有某个股东方的烙印,那肯定管理不好公司。

  不得不承认,从商用车切换到乘用车容易,但反向却很难,可周亮却游刃有余。“商用车既要创造价值,又要实现价值,乘用车只需要实现价值。”周亮始终认为,相比之下,商用车所面临的挑战更为艰巨,因其从设计之初就要去定义产品的价值,而乘用车早已是国外定义好的,后期只需要实现价值(卖车)即可。

  现如今,周亮对于不同类型公司的文化差异感触最为深切,但他也同时强调,他们都是企业,没有必要区分来看,企业的本质都是要经营和提高效率,管理精神是一样的;作为CEO,也都必须要有独立的人格和见解,这些在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 唯一的不同可能是股权结构不一样,从而导致CEO的分配时间和精力不同,在重大决策流程上的通过和运行方式有差异。

  “能够从中找到公司长远战略和正确发展方向,才是最大挑战。”而提高效率、结果导向、以人为本、员工关怀,这些都是周亮所看重的。即便习惯了“临危受命”,周亮在职场生涯中也并不是没有遇到过难点,在他眼中,最难的应该是不同文化的适应与融合,特别是现在。

  洛杉矶是世界创新高地,特斯拉、苹果都在这里诞生,公司之间的文化融合是小事,中美之间的文化融合才是大事,由于管理风格的不同,周亮还有很多新生事物需要学习,“完全不同的土壤、完全不同的工作环境、全新的公司、全新的新能源领域,这一次的跨度和挑战是最大的。”

  实际上,周亮从戴姆勒到卡玛汽车,与行业背景和新技术进步有着很大关系。“新能源汽车将逐渐成为未来主流方向,传统汽车也不是没有希望,但至少在技术上会存在许多局限性。能在新能源领域有所作为,是我的一个新梦想。

  周亮在汽车行业走过的30年正好是中国汽车市场变化最大的30年。这期间,有四个行业事件对其触动很大:

  一是中国加入WTO,那时周亮还在东风柳汽工作,加入WTO令他眼界大开,对汽车产业有了很多新的认识和想法;二是中国汽车销量成为全球第一,作为一名中国汽车人,这件事让他倍感自豪与骄傲;三是中国可以自主造车了,并拥有了属于自己的零部件生态链,强大到几乎所有的全球车企生产、制造、研发中心都在中国;四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在全球市场中最活跃、推进和支持力度最大,这让中国汽车人可以享受到站在世界前列的感觉。

  现已在美国工作的周亮,对中美两国新能源汽车发展上的差异看得更为透彻,也更能感受到美国政府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具体态度和认知,“其实两国看法完全不同,中国总是抱着弯道超车的态度去发展新能源汽车,港彩天下彩核心技术都没有,当了第一又能怎样?”

  周亮进一步解释道:美国方面更关注的是前沿技术的创新和开发,先把最高精尖的核心技术掌握到手,至于以后能不能应用在整车上、能不能批量生产,其实并不太关心;而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更关注的是市场规模和盈利情况,至于整车中究竟有没有新技术或者新技术的应用程度有多高,反而并不太关心。两种态度导致最后呈现出来的结果肯定是大相径庭的。

  “前车之鉴,悬崖勒马。很多中国同行在国内洋洋得意,准备重温过去的辉煌,但欧美同行却在暗暗窃喜,那是因为中国现在恰恰又在犯跟传统汽车同样的错误——空心化,只是犯错误的形式不一样,但总之还是在犯错误。”周亮强调,当技术还不成熟时,不要拔苗助长,也没有必要急于争第一,还是要遵循新生事物的发展规律。

  中国新能源汽车大多是由政府和民间资本推动和操纵的,炒得过热,使整个生态圈已经忘却了最初的本质,跑马圈地的行为要多于美国。“真正挣钱的是核心技术,但一些人功利心太强,利用了我们对新能源汽车的热情,最后核心技术还是没有,国人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条道路错得不能再错了。”周亮言谈中爱之深、恨之切,呼吁国内同行不要再走“空心化”老路。

  周亮最近一次在国内公开场合露面是在今年4月份北京车展前夕,由《汽车观察》杂志主办的2018中美汽车产业高峰论坛上,他的一番言论再次引发行业热议。

  很多人对新势力造车会存在概念上的误区,认为传统势力和新势力是两个敌对的、不同的阵营,但周亮则强调二者的一致性:都是在造车。“新势力离不开传统势力,传统势力也可以转化成为新势力。新势力的创新意识和对高精尖科技的消化,都是传统势力必须要学习的;而传统势力那种兢兢业业的工匠精神以及对汽车性能的理解与把握,新势力短期永远学不会。”

  基于上述观点,周亮认为,如果不依靠或不与传统势力结合,新势力未来一个也活不了,做概念车很容易,做小批量生产也很容易,但做规模生产和市场化时,新势力可能就会死掉一大半,等到产品上市和销售后又会灰飞烟灭一批。

  “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是新势力与传统势力的结合体,不要认为新势就可以完全造出好车。”周亮强调,传统势力一旦反应过来后,自然会把新势力的创新思维学习过来,存活几率要比新势力大得多;新势力如果只靠自己的力量,不去发展传统势力的技术沉淀,就不会有存活的机会。

  周亮对自己“上半场”的人生总结是:喜忧参半,任重道远。之所以任重道远,是因为他又开始了新的征程,而这个征程再次创造了行业第一:卡玛汽车第一位中国籍高管,第一个在海外汽车公司担任全球CEO的中国人。“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和奋斗的地方,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自己,那就是我永远在跑,感悟爱国情怀,彩虹心水论只是现在我需要跑得更快。”

  采访中,周亮流露出对于一本书的喜爱——哥伦比亚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创作的长篇小说《百年孤独》,这本被誉为“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主要描写了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传奇故事以及加勒比海沿岸小镇马孔多的百年兴衰,通过幻想与现实的巧妙结合来审视人生和世界。

  书中人物关系非常错综复杂,就像行走于汽车行业,身处管理层会遇到许多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但如何在这些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产品关系、竞争关系中梳理出一条正确的路径,从而摆脱命运的捉弄、摆脱管理上的困惑?

  如同书中主人公始终是孤独的,周亮认为自己也是孤独的,就连他的微信名称都是百年独孤。“我虽是独孤,但不求败,而是求知。”周亮坦言,由于自己太早就当领导(不到25岁就已是工厂一把手,不到28岁就掌管了整个东风柳汽的市场销售)以及过早就开始承担领导重任,养成了能够独立思考的能力。他十分欣赏作者的一句话:生命中曾经有过很多的辉煌和灿烂,但终究都需要用寂寞和孤独来偿还。

关键词7| 香港九龙波肖门尾图库| 财神高手之家心水论坛| 十二生肖黑白装饰画| 新一代出版社跑狗图论坛| 今晚特马开奖结果查询| 财富心水高手论坛| 一点通单双中特| 香港开奖结果统计资料| 蓝姐三中三高手论坛|